张氏医通

文章来源:未知 时间:2019-04-10

  怎么治此者。唇口反裂。服后啜热稀粥帮其作汗乃解。虚躁转甚。肌痹者。皮肤麻痹不仁。姜汁糊丸服。不分内表。此但是身劳汗出。其入脏者死。时虽暂宽。

  病处行而未必。左合弦紧而浮浸有力为筋痹。不仁且不必。风多则动。故寒以至骨也。麻黄治寒。冷气乘虚入于膀胱之内。而表无表证之见者。皆 咀。痛痹。搔之不痛。温温欲吐。发咳呕汁。白术治湿。不渴。加防己、木通。各式燥热攻之。筋骨坚定。肝痹者。

  腰中冷如坐水中。夫血痹者。实非肾脏之真气冷也。肩 痛楚。肾脂枯不长。脊以代头。故三气得以乘之。心痹则脉道欠亨。手脚挛急。以至便溺涩滞。亦弗成缺。故烦喘而呕。卫气不可。内。但表有表证之见。如风痹状。

  伯仲拘挛疼重。汗下手脚痿弱。肾痹者。诸痹不已。〔诊〕脉大而涩为痹。胸膈间有寒痰故也。则用之。正在阳者命曰风。以上诸证。行痹上半身甚。久久得之。而见发烧头疼等证。以冬遇此者为骨痹。防风佐桂枝。痛痹者。汤之炕之。乌药顺气散加羌活、南星、苍术。经言病正在阳者。此即半表半里。并表用摩风膏!

  炙热熨之。湿气胜者为着痹。是人素肾气胜。痛则神归之。痛痹者。着痹者。肠间病痹。痹正在筋。是皆有形之谓。或手臂或脚腿。又以所遇之时而定名。使血气通行。行痹者。而表未发于皮。邪入于阴则痹。痹正在脉。

  邪入于阴也。)眩已汗出。此肺气不可也。且与肠胃之府无预。故寒以至骨也。茎中痛引谷道。即近世针挑艾熨之类。血痹者。肾不生肝。防己黄 汤。

  如日从事乎散风清火。夫尊荣人骨弱肌肤盛。亦总由真阴腐败。筋骨痹也。合而为痹。支饮也。而气旺自无顽麻也。无阴则阳无以化。脉浮者。乌之附之。死于医之误也。即诸痹之属也。以熨寒痹所刺之处。风寒湿三气杂至。皮痹不已。宜以蜀椒、干姜、桂心各四两。故致痹也。

  其习俗胜者。生桑炭炙巾。痹着于血分也。初起皮中如虫行状。白叟阴虚泉竭。正在阴者。三十遍而止。若过用风湿痰滞等药。嗌干善噫。胃热上逆。其人易已也。指迷茯苓丸。凡痹之类。身热脉涩者。惟尊荣侍奉之人。故恐。每刺必熨。幼便得表热之帮。以秋遇此者为皮痹。痹正在胞。

  宜针引阳气。血痹病。合节浮肿。着痹。寒痹之为病也。痹正在皮。脉急亦为痹。附子丸。营卫俱虚则。复炙巾以熨之。如有所怀也。使热气内入。无阳则阴无以生。不明其理。复遇表邪客搏经络。非颛楬橥明矣。云云病已矣。或有汗。

  而初无发烧头疼。走注无定。肾沥汤。则水道不可。加黄 、防风。仍弗成缺。桂枝芍药知母汤主之。上焦痹也。而幼便不得出。不行释其凝寒之害也。心痹者。即热痹也。用除湿蠲痛汤。胸膈晦气。导痰汤加乌药、苍术。心脉微为心痹。本方去蔓荆倍黄 加防风。

  天阴即发。去蔓荆加桂枝、羌防。以水为事。阴阳俱病之证。而为此诸证。痹正在肠。掌珠犀角散。莫之能客。

  着痹不移。头痛。足如履冰。盖土强自能胜湿。皮肤色变。御寒利气。肢节痛楚。东垣治麻木。引诸药下行。素常不堪疲乏。复感于邪!

  故肾脂枯不长。寒多则痛。肾不生。或赤或肿。当是风寒湿痹其营卫筋骨三焦之病。然则诸痹者。幼便自利。脉欠亨。终致不起。便作寒湿香港脚。厥则他痹发。或得汗即解者。加当归。太阳气衰。病名骨痹。蒸之熨之。则紧去人安而愈矣!

  肾。周痹者。皮腠致密。用乌药顺气散。风之用也。越婢汤加羌活、细辛、白蒺藜。久则眼花。腹重如带五千钱。脐下烧之。二阳也。血瘀者。方得稍通。令热入至于病所。独居分肉之间。以尽其汁。

  周痹者。人参丸。肺痹者。而致幼便淋沥欠亨。三气合而为痹。可无明辨而深戒欤。正在上痛者。故按之内痛。而寿夭刚柔论又曰。用虎骨散。自汗身重。以火淬之。尻以代踵。干复渍。肢节痛楚。是即伤寒中风之属也。疏风燥湿。中脘灸之。因于湿者。

  并纳酒中。则髓不行满。寒。肌肉饱满。与血气相搏。故不行冻栗。寒湿弗成屈伸者。尺中幼紧。曰正在阳为风。故痛有定处。痹正在骨。肠者。冷痹!

  手指麻痹是气不可。亦难措手。吴茱萸散。用桂枝治风。若手麻乃是气虚。肌痹不已。身体 羸。筋痹不已。出布绵絮曝干之。衣里冷湿。内舍于脾。脉自微涩。一水不行胜二火。人有身寒。故病正在阴者命曰痹。湿气凌心。

  逢寒则虫。故骨痹不已。热则痛解。身体 羸。即寒痹痛痹也。肝。肢体重着不移。每渍必 其日。但用甘草、干姜、茯苓、白术。复感于邪。剌平民者。

  此以阳邪正在阳分。凡四种。医之过也。或遇轻风。以水为事。况肾脏乎。非大辛大温。

  以夏遇此者为脉痹。或左或右。神效黄汤。黄 桂枝五物汤主之。必反增其病矣。皆正在阴分。

  习俗胜者为行痹。伯仲麻木。此因而风病正在阳而痹病正在阴也。必补卫气而行之。合上幼紧。痛解则厥。病弗成已者。风寒为兼。病属下焦。聚则排分肉而离别也。仍弗成废。夫痹证非不有风。遂得之。故宜针引阳气以和阴血。风寒湿气客于分肉之间。膀胱气闭。经曰。饮食不下。

  若此者何哉。上条言脉自微涩。茯苓丸。不必风寒湿之气杂至而为病也。不分脏腑。患处必热。多眠昏冒者。平民血气涩浊。本皆由感邪所致。甚则脐腹胀痛此。乃出干。蜀椒一升。更须参以补火之剂。滋扰其血脉。马矢火煨一伏时。即着痹湿痹也。拘急浮肿!

  不应。内舍于肝。复感于邪。煎成入麝少许。细布四丈。股胫淫泺。安肾丸。戴人云。言嗜欲无节。更须参以补血之剂。

  又须温补无疑。起步内中。此内不正在藏。而再伤阴气。因而脚挛不行伸。痹病本不死。布五尺。芎、归、桃仁、红花、威灵仙。而犹滞涩晦气。肾着之病。沫得寒则聚。亦三十遍止。五苓散加酒芩、黄柏、竹沥、姜汁。将絮布曝干收尽。古方多有效麻黄、白芷者。虚寒。时痛而皮肤不仁。加桂枝、桔梗。是皆无形之谓。不才痛者?

  营气虚则不仁。为湿痹血分。寸口合上微。至于攻里之法。或无汗。皮痹者。正在于血脉之中。其脉浸涩。伤其真阳。前后俱闭。阴阳俱微。言血既痹。夜卧则惊。紧急而为沫。头眩短气。误与利水药。纳同。卫气虚则不必。水饮客之。最宜峻补真阴。

  各以当时重感于风寒湿之气也。黄 桂枝五物汤。合而为痹。一阳也。有顽痰死血也。故阴阳俱病者命曰风痹。以醇洒二十斤。絮四两。此以阴邪直走阴分。渍酒中。肝风挟湿。半身麻痹。多饮数幼便。今脉和。一水不行胜两火。汤火不行热。仲景直发其因而不流之故。命曰风痹。

  痹正在肌肉。寒湿之邪。人卧则血归于肝。若病久大虚。二陈汤加桂枝、枳、桔。素肾气胜。而筋骨之痛如故。淋沥无度。甘温淡渗行湿足矣。此证乃湿邪中肾除表廓。用绵絮一斤。若以热汤沃之。此即总治三焦痹之法。甘姜苓术汤主之。其留连筋骨间者疼久。下注足胫痛肿。行痹者。肝痹则血液阻滞!

  以致阴遇此者为肌痹。但以脉自微涩正在寸口。改定三痹汤。百节走痛。温温欲吐。行散其痹。

  精血亏本。脏腑移热。肺痹则肺气不清。从巅入络脑。上为引如怀。头眩短气。则治宜温帮气化。附子以行药势。暴上气而喘。不问经络。除湿蠲痛汤。左寸结而不娴熟为血痹。故上为引急。

  故上为清涕。脾痹者。寒痹。盖缘精泄之后。兼巨细肠而言。附子佐麻黄、白术。邪正在表相。右寸浸而迟涩为皮痹。即寒痹也。乳之没之。故命曰周痹。

  当归拈痛汤。身体繁重酸疼。筋痹者。若既受寒邪。桂心一斤。曾见膀胱胀破。与肾脏无预也。皮肤间麻痹。热痹。反不渴。复布为复巾。然不行冻栗。脉痹者。内舍于肾。以风门诸通套药施之者。其痹转入诸府而成死证多矣。

  不治。皆引风表出之法也。时呕时 。当散风为主。行卧摇摆。其人身体重。浓衣不行温。故周身痹痛。然已入正在四物、四君子等药之内。长六七尺。乌头汤、矫捷丹选用。血痹者。何也。紧去则愈。阳气不可。治当散寒为主。师曰。肩背繁重。

  时如入汤中。及延绵久不行愈。悲以喜恐。金匮云。羚羊角散。因而身体不仁。盖封涂。因湿热者。问曰。心灵昏塞。刺大人者。亦如桂枝汤之和其营卫也。其证肌肉热极。

  观痹论曰。虽有风寒湿邪。言禀气本充也。短气不笑。金匮乌头汤加羌活、官桂。虽遇扁华。醇酒五斤。正在阴者命曰痹。痹而身寒如从水中出者。留而不去?

  下半身甚。勿使泄。因而不行冻栗者。身偻不行直也。肾者水也。内舍于心。冷气固结。然或寸或合或尺。

  知母治脚肿。复感于邪。虚寒甚者。烦满喘而呕。然湿多则肿。饮食如故。冷气胜者为痛痹。真气不行周。干并用滓与绵絮。肾痹则胃之合门晦气。而尺中幼紧。肉如锥刺刀割。脾痹则阳气不运。汗出。留而不移。盖三气之合。即风入之处也。脉痹不已。或面或头!

  所谓痹者。置酒马矢 中。此所谓内热也。正在阴为痹。更须参以理脾补气之剂。着痹者。麻痹不仁。厥气上则恐。身劳汗出?

  巴戟天汤。经云。致身中之阳欠亨于阴。从何得之。多有此证。虽腰中冷如坐水中。胞者膀胱之脬也。经云。其脉见幼急之处。浊阴湿邪伤其阳气。故手脚懈惰。则本末受病。血行风自灭也。幼便自利。故当以火淬之。用之则阳愈欠亨。

  并宜神效黄 汤。有痹遍身走痛无定。即内经所谓正在脉则血凝不流。则下焦之气不化。经曰。风痹淫泺。身体痛如欲折。则脾肺必败。上焦痞塞也。血亏则木。

  昼轻夜重。又分言内表之有殊也。孤脏也。治当利湿为主。故宜药通营卫。掌珠犀角散。桂枝附子汤。风寒湿三气杂至。

  真气不行周于身。干姜一斤。则为麻痹。今邪着下焦。肺脉微为肺痹。血气凝滞。皮肤如鼠走。故其针药所施。筋脉弛纵。亦益内也。为营卫俱虚。各当其所。留而不可。热毒流入肢节痛楚。劳累劳 之人。而痛楚又不行愈。走注历节痛楚之类。

  可知膀胱之脉。混身麻痹不仁。盖气虚则麻。卧常常摇摆。而合寸幼紧。巴戟丸。神归之则热。谓温其经。表证身体不仁。属津液贫乏之故。如肌肉麻。心。属寒湿。开痹之大剂也。祛风解寒。用补中益气加熟附子、羌活、苍术、黄柏。盖治风先治血。流走手脚。烦心。而生于骨!

  五日五夜。痛楚麻痹是也。则寒邪随去。其证痛楚攻心。以攻里之药皆属苦寒。则从无有效之者。血脉贯通也。心火内衰。正谓此也。又无变证。痹病以湿热为源。用乌头汤。饮食如故。骨痹者。离别则痛。发则如是。重因疲乏。三里火之。

  命曰痹。风寒湿三气杂至者。越婢加术附汤。“牛仔”斯托姆:若不是杰瑞特就没有斯泰尔斯,肉破。即风痹行痹也。多汗。如风之与痹。加被轻风。必致喘逆胀急而死。灵枢云。形如水状。(闷同。随脉以下。痹着不仁。

  因而阳气不行生手。为六七巾。汗出而风吹之。臂痛不行举。用蠲痹汤。汗出以巾拭身。十指麻乃是湿痰死血。是寒湿。血痹。随脉以上。下焦痹也。以春遇此者为筋痹。景岳全书云。复感于邪。二陈汤加羌活、风化硝。俗名痛风是也。其芍药、生姜、甘草。非大补气血弗成。其证游行未必。

  故善胀。凡治痹证。内舍于肺。营气不可也。诸肢节痛楚。白芷能行营卫。因于风者。脚肿如脱。因火者。聚于合节。无见风。掌珠附子汤。气口脉滑?

  命曰风。久久得之。则能痹着为患。下条言阴阳俱微。烦则心下胀。逢热则纵。又何取暖肾壮阳哉。不久即毙。

  是人当挛节也。手脚懈惰。轻则羌、防、归、艽、葛、桂、赤茯、甘草、威灵仙、苍术、黄柏。血凝于肤者为痹是也。腰以下冷痛。痛有定处。阴阳俱病。右合脉举按皆无力而涩为肉痹。瘾疹风疮。故病正在阳者命曰风。衣里冷湿。不出三年死也!

  是以治痹之法。风吹伯仲酸疼而肿。脚肿如脱。然风入正在阴分与寒湿互结。肌肤日削。中焦痹也。由是观之。筋骨柔脆。善胀。上为大塞。乃湿气伤肾。不行旁边。其或既有表证。

  以太阳经气不固而精气上脱。以麻黄能通阳气。其留皮肤间者易已。故虽数饮。乃专言痹证之所因也。以药熨之。